安徽省天堂寨风景区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  • 中文版
  • 英文版
  • 日文版
  • 韩文版

天堂寨吊锅宴

发布时间:2012-6-10 | 来源: | 作者: | 责任编辑:


天堂寨吊锅

 

  天堂寨,农户在屋内一角,挖一直径50--70厘米,深约30厘米的火笼,同时,在其屋正上梁上悬木质滑杆吊一铁锅(或铜壶),在火笼上吊锅可随意升降。春夏一般不用,冬季火笼烧柴,家人或来客围坐四周,烤火闲侃。平时放吊壶烧水,吃饭时几样烧熟的菜放入锅内,吃热菜,喝小吊酒。一般不用桌子,吃饭的人右手拿筷子,左手心放碗,食指于中指之间夹只酒杯。要坚立筷子插到锅内,才能夹到菜,否则,吊锅会向秋千一冲到夹菜者面前,不仅夹不到菜,如果用力稍猛,会伤及对面的人。此习俗流传至今。
近年来,随着天堂寨旅游事业的不断蓬勃兴起,天堂寨的吊锅宴也日益红火起来。它不仅是一种旅游餐饮方式,更是一种旅游消费时尚。现就其文化意义作一剖析。
吊锅浑身上下都是中华文化。
吊锅热,表示“亲热”;吊锅圆,表示“团圆”;吊锅用汤水处理原料,表示“以柔克刚”;吊锅不拒荤腥,不嫌寒素,用料不分南北,调味不拒东西,山珍、河鲜、时菜、豆腐、粉条,来者不拒,一律均可入锅,表示“兼济天下”;吊锅荤素杂糅,五味俱全,主料配料,味相渗透,又体现了一种“中和之美”。更重要的是,吊锅最能形象直观地体现“在同一口锅里吃饭”这样一层深刻的意义和一种生动活泼的局面。
吊锅,大概是对原始时代的“共火而食”的远古回忆,是中国古老的餐食形式的一种保留。试想,在远古族群时代,族中年轻力壮者外出采集和狩猎,年长体弱者留家看火,并烹烤食物。外出劳动者日暮归家,寒风暗夜中,大家围定火堆,享用熟食,真是何其乐也。共火而食,于是便有了“火食”、“火伴”之说,并由此产生出合伙、入伙、打伙、搭伙、散伙、打平伙等概念。而“火食”、“火伴”也就变成了“伙食”、“伙伴”。这种古老的餐食方式之所以能延用至今,恐怕与这种“共火而食”的亲切分不开,围在一起吃吊锅的人,不是家人,便是伙伴;不是兄弟,便是朋友,不是极富人情味吗?尤其是在北风凛冽,大雪纷飞的数九寒冬,三五友人,围炉共酌,推杯换盏,浅吟低唱,真是应了白居易的一首诗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,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。意境全出。
吊锅是一种多人合吃的餐食方式,我们实难看到一个人独坐在那吃吊锅。中国人是不喜欢独食的,因为独食难肥,独食无味,独食无趣。如果不得已而自斟自酌,就要在想象中与人共食:“举酒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。否则,就叫做“喝闷酒”。喝闷酒不但了无趣味,而且还会伤身,伤心。如果与人共饮,则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。喝得过量也无妨了。这也恐怕是吊锅至今仍保持着旺盛生命力的文化渊源了吧。于是,吃吊锅吃出了亲情,吃出了人情,吃出了友情,吃出了中国文化的思想内核----群体意识。
由此可见,吊锅不仅是一种烹饪方式,也是一种餐食方式;不仅是一种饮食方式,也是一种文化模式。


黄牛肉吊锅


当地黑毛猪肉吊锅


香菜土鸡蛋


野生黑木耳


土鸡吊锅